以疯狂作为解药:《裸睡美人》

以疯狂作为解药:《裸睡美人》 

  若爱好由美商艺电所发行的一款游戏《Alice:Madness Returns》,想必会对于游戏中爱丽丝被重塑以后的剧情感到心嚮神往,而这样以精神作为主轴的黑暗风格同样出现在这部由二宫健所执导的《裸睡美人》里面;但截然不同的呈现方式,不仅展现了导演与作品的深度,其音乐性的强烈更大大吸引了许多原本不爱好这类型电影的受众。

  而整部片的剧情巧妙的藉由名着《哈姆雷特》以及精神层面的层层解构,达成了在短时间故事线内的解压缩,简短的剧情、深沉的意涵,即使故事线如此的短,看完却能够令人不断的重複思索,以呈现度来说,《裸睡美人》的确是蒙太奇拼贴电影里面完成度很高的。

  在片中有许多夹杂着超现实的画面与色调,一直令我感觉到一种专属于日本人才能表现出的诱人弔诡,只是多数的日本电影都无法这幺漂亮的将这感觉呈现在整部片上,而从初登场到片尾,女主角亚纪(樱井友纪 饰),随着镜头所赋予的节奏不断穿梭在虚实之间并且自我对话,而扮演重要角色、将故事一针穿透到底的重要关键——小丑,它的诡异魅力更是随着剧情不断的增加感染力。

以疯狂作为解药:《裸睡美人》

  「生存亦或毁灭?」人性的自我治疗

  「生活亦或毁灭」这个问题在片中不断的被提出。有趣的是在片中,我们其实无法去认定生存的型态,在认识了海斗(高桥一生 饰)以后,亚纪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人生的意义全都落到他身上,而海斗在两人亲吻前说的「像我这种人,可能明天就会死喔?」则充满了暗示,对于拥有快乐,似乎每个人都能有不同的定义,相对于亚纪「只要在一起就能快乐」,海斗则更像个害怕失去快乐的人,恐怕在两人互表心意的那一刻,也就注定了海斗终要自我了结:但那是自毁吗?或者对他来说,死亡是一件终于能令他永存快乐的事。

  逝者已矣,但生者却从此堕入黑暗。在那之后,亚纪的生活开始难以区分梦境与现实,像是为了弥补现实中无力呼应海斗的祝福一般,在梦境中的她,实现了成为演员这件重要的事;但事实却不断的与梦境牴触。

  海斗自杀以后,对于亚纪而言就像是失去了一切的快乐,她的余生像是为了追逐海斗的期望而活,却又如此不济。于是,她无意识的将自己没入了诸多幻想之中,不断逃避,但烦人的小丑总会出现在她的幻想中,不断戳破她用以慰藉自己的谎言。

以疯狂作为解药:《裸睡美人》

  而不断与梦境产生冲突的小丑,在此要特别提起它的妆容,其实就如同《它》一样,《裸睡美人》里面的小丑我认为同样是一个「它」。这类型的小丑外观都令人不甚愉快,当然,《它》的小丑较大因素是为了吓人,而《裸睡美人》里的小丑却也可以被解释为现实。这是很正确的安排,不如说也是唯一的安排,因为小丑正是代表现实,而现实的面貌总令人难以亲近,但我们终归是要直视着它,努力做些甚幺,如同小丑在片尾与亚纪一同作战,现实虽然不会被改变,但人们总必须要在自己心中确立信念,才能够找到与现实社会相抗衡的途径,而小丑在枪战中身亡,也意味着亚纪终于突破了心中的自我冲突,即将离开梦境。每个人的心中也许都有一个小丑,它可能不温柔,跟着你死缠烂打,但却比任何人都还要关心你自己,若你真的陷入迷惘,不妨试着找到你心中的那个它。

  随着接近片尾,导演慢慢的掺入了更多光亮在镜头之中,相对于中段以前那些弔诡霓虹光,这里的画面令人感觉到慢慢解开心结的舒适感,尤其亚纪在夕阳下盘坐天台床铺上,四周围不断飘落海斗拍摄的照片,这一幕虽然还不到结尾,却尤为感人;就整体而言,《裸睡美人》完成度会如此高,我想是因为导演想传达给予的,还有一种为了生存而奋战的鼓励,相较欧美电影而言,过度注重情感面的日本电影,经由二宫健这位导演的镜头,确实把拼贴电影的形式发挥的秾纤合度,让观众们在片尾依然捨不得离开戏院,算是难得一见的异色好片。

电影资讯

《裸睡美人》(The Limit of Sleeping Beauty)-二宫健,201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