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上的台湾奇蹟,引爆寿险业 2,200 亿汇损

悬崖上的台湾奇蹟,引爆寿险业 2,200 亿汇损

金融海啸以来单月最惨!各大寿险公司发布 2018 年 12 月自结获利,6 大寿险公司,有 5 家出现亏损。国泰、富邦人寿两大龙头,单月合计亏损破百亿元。可怕的是,由于美元走弱、全球股市下行,寿险业今年的表现,还可能更差。

「预期中啊!」政大风险管理与保险系教授彭金隆说。这是存在已久、处理起来却极为棘手的大问题。而这问题的规模,正加速扩大。

台湾人爱买保险
保险渗透度、海外投资率,全球第一

这不只牵涉金融股的获利与股价,更牵涉到你手中的保单。从台湾寿险业屡屡拿下的另类「世界冠军」,就可知其严重度。

近年台湾人爱买保险的程度,称冠全球。当年度寿险保费收入占一国 GDP(国内生产毛额)比率,被称为「保险渗透度」,代表一国保险业对于该国经济的重要程度,根据瑞士再保公司统计 2017 年资料,台湾以 17.9%,居各国之首。

当年度总保费收入除以总人口,则被称为「保险密度」,2017 年台湾人均寿险保费高达 4,195 美元,仅次于香港、丹麦,排名全球第 3。

去年 12 月本土寿险业遭遇汇损、美股投资失利的亏损海啸,则源于台湾的另一个世界冠军──寿险业资产的海外投资比重。

根据柏瑞投资(PineBridge Investments)统计 2015 年数据,美国保险业的海外投资,只占总资金的 12%;近乎零利率、投资报酬不高的日本,最有动机做海外投资,比重为 21.6%,较多数国家高。但台湾,竟然以 57% 夺冠!

更惊人的是,这 3 年此比重仍持续攀升,保险事业发展中心(以下简称保发中心)数据显示,2018 年 11 月本土寿险公司海外投资比重,达 68.7% 的历史新高。

这些世界之最加总起来的结果是,当民众把大量储蓄都摆在保险,当寿险公司大量把这些资金用于海外投资,这时,汇率一有风吹草动,容易导致寿险公司的大额亏损。金管会统计,2018 年 1 月到 11 月本国寿险公司净汇损金额,已达 2,800 亿元,加上 12 月,全年汇损将超过 2,200 亿元。

抢保户,保单利率至少 2.5%
投资本土利薄,冒高风险赚海外报酬

为什幺,台湾寿险业竟敢拥抱这幺高的风险?为什幺台湾人比外国人更爱买保险?因为本土的存款、债券利率实在太低。

过去保险业最爱买台湾政府公债,2008 年金融海啸,占寿险资产比率还有高达 14%,现在只剩下 5.65%。过去 10 年,本土公债殖利率从超过 2%,跌至不到 1%,台股殖利率虽然高达 4% 到 5%,但波动较高,能投资的比率有限。

一般民众也面临定存利息只有 1% 出头的困扰,当保险业者推出利率比定存好的保单,便大量吸纳存款户投保。

一位曾任金融业总字辈的高层不讳言,这是一环套一环,呈现出难解的局面。目前国内利率偏低,但寿险公司新保单竞争激烈,往往要祭出利率 2.5% 甚至 3% 的保单,才能吸引到客户。

当投资报酬低于承诺的保单利率,必定亏钱。于是寿险公司大量改购买美国公债、公司债,可以获得 4%、5% 获利,扣除汇率避险成本 1% 到 2%,可以从中赚取利差,才造成台湾独步全球的寿险高海外投资比重。

开放国际板债券,怪象浮现:
抢吃「苹果渣」、闪避国际投资上限

金管会在 2007 年修法,放宽寿险业海外投资上限至 45%,已经高于南韩的 3 成、中国的 1 成 5。但,寿险业依然很快投资「到顶」。

2014 年为了发展台湾的国际板债券市场,金管会再度放宽寿险业投资来台挂牌的国际债券,不计入海外额度。

结果出现两大怪现象。怪象一,寿险业为了解决「到顶」问题,抢吃「苹果渣」。

台湾的国际板虽吸引如苹果、英特尔等知名公司来台发债,已挂牌的发债金额将逾 1,800 亿美元(约新台币 5 兆 6,000 亿元),但一点也不「国际」,绝大多数都被本土寿险业者给买走。而且,苹果等公司看準寿险公司弱点,来台发行的利率与条件,其实是比海外条件差了许多的「苹果渣」。

怪象二,抢买本土挂牌的债券 ETF(指数型基金)。为避免寿险业承受的汇兑风险过大,并鼓励多投资台湾,金管会在 2018 年还是关上了国际板不计入海外额度的大门,国际板债券加计国外投资,上限定为 65%。

但寿险业发现另一条逃生之道──转买以追蹤海外债券为标的、在台湾发行、以新台币计价的债券 ETF,享受海外债券利率,但不计入金管会所定的上限。从 2017 年台湾第一档美国公债 ETF 挂牌以来,根据证交所、柜买中心资料,整体债券 ETF 规模,在去年 11 月底突破新台币 3,000 亿元大关,荣登亚洲债券 ETF 龙头。

加速狂增的新保单,增加了业者对海外投资的庞大需求。2017 年全年寿险保费达 3 兆 4,200 亿元,创历史新高,年成长高达 9.15%。2018 年前 11 个月,在寿险公司被金管会要求停卖赔钱保单下,保费年成长率只剩下 3%。

既然钱多无处去,赴海外投资还得靠钻漏洞,保险业为何要如此打肿脸充胖子?一位金融业总经理分析,日本公债利率比台湾更低,但日本寿险的保单利率就只有 1%,不会像台湾业者推 2.5% 利率的保单打肿脸充胖子。理想方式是,量出为入,也就是能做多少投资、就卖多少保单,报酬率低、就卖保证利率较低的保单。

但一位入行十多年的金融产业分析师指出,问题就在于保险业十多年前卖出太多 6%、8% 的高利率保单,必须靠大量贩售现在较低利率的保单,将整体资金成本用平均值拉下来。例如历史悠久的国泰、新光人寿,资金成本都在 4% 以上。若金管会下重手限制保险业者冲新保单,业者资金成本下降速度恐将减缓,后段班业者要多亏好几年。

股汇债传坏消息,今年不好过
海外投资曝险高,是金融海啸前 6 倍

今年,台湾保险业不会更好过。例如摩根士丹利证券预告,今年美股表现不会比去年好,只怕会更差;而美元汇率在美国联準会(Fed)採鸽派态度,今年很可能只升息 2 次的状况下走弱。

这幺一来,今年保险业不只在投资上,股市没有太高的资本利得可期待,债市因升息而持续弱势,汇率上则可能蒙受巨大的汇损。

彭金隆分析,寿险业不会有立即风险,中短期内不至于出现需要政府出面帮忙赔付的现象,不像银行,一旦财务体质变弱可能发生挤兑问题,寿险韧性高多了,但怕的是患了慢性病却不医治,长期失血而不断恶化。

事实上,台湾寿险业资金运用的槓桿之高,也是全球少见。保发中心数据显示,2017 年底,本土寿险业的净值比为 5.58%(净值占资产比率,数字越大代表槓桿倍数越少,越有能力应付意外的鉅额亏损)。但到了 2018 年 11 月底,这比率降到 4.25%,是 2011 年以来最低,还有保险公司低至 3%。

日前交大资管与财务金融系教授叶银华公开表示,台湾寿险业的平均净值比,不论是 4% 或 5%,跟外国业者比,明显偏低。

永丰银前总经理张晋源数度公开疾呼,应正视台湾这些另类的世界第一,当台湾的保险渗透度高居全球冠军,代表台湾的命运被绑在保险公司的操作与操守上。当台湾寿险资产的海外投资部位达金融海啸前的六倍,「当海外市场大跌时,单单保险公司将(投资亏损)灾难传导回台湾的后果,就会比 2008 年可怕 6 倍。」他说。

保险安定基金水位低
保户自保,别碰后段班高利保单

由于寿险公司净值下滑,资金槓桿越来越高,等于用小钱玩大钱。万一亏损侵蚀净值低于安全下限,这时,大股必须要掏钱再注资,做不到?就等着被政府接管。

但保户的权益,届时能否全额获得保障?很难!负责维护保户权益的保险安定基金,在接管国华人寿、赔付 880 多亿元后,寿险部位提拨金额仅剩 90 亿元。

事实上,国际信评机构穆迪(Moody’s)早在 2015 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将台湾寿险业列为低利率环境中的亏损高风险群,理由是,台湾寿险公司在本土低利环境下,卖高保证获利的保单,比起外国同业,必须採取更积极、大胆的投资策略,除了有较大比率的资金投放在房地产、海外,也存在严重的「以短支长」问题,投资金融资产的合约存续期,比保单平均存续期,短了 5 年到 8 年。

当寿险业陷入亏损高风险,民众该怎幺自保?最直接的,别碰经营体质较差的后段班寿险公司所推出,保证利率异常高的保单产品,因为,未来有可能血本无归。

虽然多数寿险业经营没有立即危机,但投保人也要多留心,你的资产正被体质日益脆弱的寿险公司操盘。未来金融市场若遭黑天鹅袭击,以目前保险安定基金的水位,不可能全部赔付,保户能拿到的赔偿,恐将大幅缩水。

上一篇: 下一篇: